人心各自是(1/3)

推荐本书 加入书架 下一页

章节不对?章节无内容?换源看看: 晋江文学
  她狠狠栓上了门,一人坐在房中,想着今日楚王的言行,又想着明日见到他该如何应对,思来想去,始终未觉稳妥。忽然听到“砰砰”两声重响,外面有人敲门:“青鸟……”

  这肆无忌惮的,是诩俨的做派,自然也是他的叫嚷声。云瑾一愣,才见到眼前蜡烛未熄,急忙一口吹灭了烛火。

  这倒成了欲盖弥彰,诩俨反而将门拍得更响,喊得更大声:“你吹灯做什么?你就这么不想见我?”

  云瑾心一横,索性摸了桌上的火石,又将灯燃起。灯芯烧得久了,有些短,不够明亮。她又将烛蜡拨开,将灯芯挑长,刻意让火燃的更亮些。

  屋外终于静了一会,又轻轻地叩门:“青鸟,开门。”

  云瑾站到门边:“五哥,妍姐姐一心来见你,你还是好好陪一陪她吧。”

  诩俨却笑了:“青鸟,你是在生我的气么?我方才已经把她打发走了。你开门,让我进来。”

  他又在推门,且力气越来越大。云瑾听到门闩被撞得“砰砰”作响的声音,心里简直烦透了。

  她现在什么都不想理睬,只想能查到爹爹死因的真相。

  爹娘的死,疑窦重重,她空有心,却茫然没有头绪。

  而这两个人,却每日如影随形般死死纠缠着她。

  一人在心中,本该如死灰,却不熄不灭;一人在身边,不依不饶,便是给了他南墙也不回头。

  树欲静,而风不止;风不止,叫人心烦意乱,无计可施。

  她是受够了这两个无赖;更恨死了那样束手束脚,被紧握在一个人手心里的滋味。

  她用手抵住了门,低声道:“五哥,你总问我想不想你?我眼下就回答你,我一点都不想你。我不想开门,也不想听你说什么话。你若喜欢妍姐姐,便好好待她;若不喜欢,便同她说个明白,何必同她耍这些机心?”

  她一字一字明明白白地说完,一口吹灭了火烛,坐在桌边,再不说话。

  屋外也不再说话了,诩俨就静静地在门外立着,默然着。云瑾盯着他一动不动的影子,忽然听到他的声音低沉了下来:“好,我这就去同她说个明白。”

  可他的身影却始终未曾动过,他又哂笑了一声:“可我同她说得再明白,又能怎样?青鸟,难道你对我会有一点点不同么?”

  云瑾一怔,缓缓站了起来。

  “自我第一日见你起,我怎样待你,整个聿王府人人都瞧在眼里。如今便是上官妍在这里,我亦是不怕她来问我。我待你这样,你又待我如何?到如今四百多个日子,便是一块冰,捂在胸口,都捂热了,都捂化了。可你呢?”

  他缓缓说着,隔着门,也看不出他脸上是什么颜色,什么表情。

  只晓得今夜夜色虽清朗,他的声音却异常的沉闷:“青鸟,你究竟有没有心?”

  他的声音落下,屋内屋外霎时也沉静下来了。

  园里只有风在吹,树在动。

  云瑾只觉得心里也是一阵酸楚,想说话却不知该说什么。过了许久,她幽幽地道:“五哥,我并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  若不是这个意思,她又能有什么意思?

  她愣愣地又想了好一会儿,叹气道:“可你不该……”一边说着,一边拉开了门。
本章节尚未完结,共3页当前第1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------>>>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