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湖有余音(1/3)

推荐本书 加入书架 下一页

章节不对?章节无内容?换源看看: 晋江文学
  云瑾连忙仰起头。明南却又似有些踌躇,沉吟着道:“两件事。一为私一为公,你是要先……”

  诩俨哼了一声:“二哥,先说公事。”口吻极是不耐。明南也不以为忤,笑道:“好好好,公事为重。”他对着云瑾道:“楚王谋反被伏诛,这件事情,想来你已然知晓了?”

  “他们同我说,那个蒙面人,是楚王的侍卫。二哥,这是真的么?”云瑾问道。明南微微颔首:“他是楚王的侍卫赵申。据他招认,楚王派他来查问你爹娘的遗物,是一本风物志。”

  “风物志?”云瑾听着甚是吃惊。凝香在一旁,插嘴道:“风物志是什么?”

  “风者,景色也;物者,物品也;志者,记载也,”明南甚是亲和,对着凝香娓娓叙来,“所谓风物志,便是一本关于山川景物、人事杂记的记载。”

  “一本小小的风物志,楚王大可以来好好问一问青鸟,何必要杀人呢?”凝霜凑上前来,觉得很是不可思议。明南闻言也不住地点头,又是沉吟了好一会儿,才对云瑾道:“这风物志,听说是你爹爹按照楚王的吩咐,将他多年游历天下,所见所闻的天下山川地势、气候变化、矿藏资源,甚至兵马驻扎的攻守之势,绘成的一本书……”

  “是么?”云瑾脑中思索着,“爹爹平日里确曾绘过一些山川图……”

  “那你可晓得放在何处么?”明南问道,“父皇说,这本书若被别有用心之人取到,譬如楚王……可就是朝廷的一桩大麻烦。所以叫我来问你一问,你可晓得在哪里,他也好叫人去取。”

  这本书再紧要,真的值得楚王动杀机吗?他既已有心与自己一叙,提前动手岂非弄巧成拙?

  何况那夜的蒙面人还不止赵申一人。

  另一人又是谁?

  “我确实不晓得,”云瑾一面思索,一面叹气道,“二哥,我爹娘从来不叫我晓得这些江湖上的事情,便是连功夫都不曾教我……”她又仔细想了想:“若真有这本书,或许是在我缙南的老家?”

  “缙南老家?”明南“哦”了一声,笑道,“不要紧,你若不晓得,只怕旁人更不晓得。这书便不会被外人取走,倒也是好事一桩。”

  “敢问恭王,那……还有一件私事是什么?”凝霜又轻声问了一句,手掌还在暗暗在云瑾背上推了一推。

  她从来都不是多嘴之人,说什么问什么,绝不会无的放矢。

  云瑾突然想起凝霜从前同她说过的一句话,心中顿时有些明白,忍不住皱起了眉头。

  明南笑道:“这私事嘛……青鸟也不小了,今年已然十七,也是该出阁的日子。近来皇后为你择选了几位,都是文武双全、将来不可限量的朝廷栋梁之材,父皇说,你若……”

  “青鸟的婚事,不劳肃王妃费心,”诩俨忽然冷笑道,“二哥,你去同她说,再有两个月,我的睿王府便建好了,青鸟便搬到我那里去,免得她操这份心。”

  明南说是皇后,诩俨却直斥肃王妃。凝霜和凝香对视了一眼,两人一起叹了一口气,好像对他们诩俨的话外之意一点都不惊奇。便是明南,也只是看着云瑾,哂然一笑。

  云瑾看着自己的手指,眉头深锁,一言不发。

  诩俨生怕云瑾是恼他方才话里擅作主张别有用心,急忙道:“我没有别的意思,你住到我那里去,总是少些麻烦。免得这样事事掣肘,连门都出不了,是不是?”

  云瑾拉住他的手,摇了摇,笑着点了点头。

  “我先去回禀父皇,”明南瞥了两人一眼,笑道,“你这伤得久养,早些歇息也好。婉慧天天嚷着要来陪你,你也晓得她那个脾气。我是真怕吵到你,才一直拦着她。今日见你这精神也不错,那过两日我就让她来你这里松松筋骨。”

  “多谢婉姐姐,”他几句话听得云瑾心中很是温暖,笑道,“多谢二哥。”明南笑眯眯地瞧着诩俨:“怎么?我是要走了,你走还是不走?”
本章节尚未完结,共3页当前第1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------>>>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