尘埃无可欲(1/4)

推荐本书 加入书架 下一页

章节不对?章节无内容?换源看看: 晋江文学
  诩俨的手,箍着云瑾的手腕。云瑾的手臂被他扯得生疼,可她没有喊痛,只是紧紧皱着眉头,被他一路带到了皇宫中。

  皇宫的宫殿群落中,数兰芳殿是最精致秀雅,还总有一股似有若无的兰花幽香。云瑾虽然只来过一次,却记忆深刻。

  彰俨被几名太监和宫女围着,正在殿外舞剑。他看到诩俨径自拉着云瑾昂然直入,忍不住停下手来,吃惊地看着他们两人。

  兰贵妃手里拿了一把轻罗小扇,仍如从前那般,闲闲地靠在窗前的贵妃榻上。

  她坐在那里,一动不动地望着窗外,手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挥着扇子。直到听到脚步声,她才缓缓地转过头来。

  面上似乎仍有一丝寂寞之意未消。

  诩俨放开了云瑾的手,直直地跪在了兰贵妃的面前:“母妃……”

  他垂着头,他的脸在日光的阴影中。云瑾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,却听得出他喊出这短短两个字时的惊惶与坚决。

  无论惊惶,还是坚决,都是因为害怕。害怕失去一样很要紧的东西,才会令人做出一些平时气定神闲时绝不会急着做的事情。

  云瑾垂首躬身:“贵妃娘娘,青鸟先告退了……”

  “青鸟,”诩俨立刻直起身来,又抓住了她的手,“青鸟,你说过,你是真心喜欢了我,是不是?”

  云瑾目光抬处,和诩俨四目相对,只见他的面上,一阵阵地阴晴不定。

  “我也说过,”诩俨望着她,柔声道,“我绝不会负你的……”

  云瑾心中不禁为之一动。

  她不晓得诩俨还要说出什么话做出什么事来,只知道自己的心头砰砰跳动,不知不觉间,也紧紧握住诩俨手掌。

  两人掌心都湿湿的,原来都沁出了冷汗。

  若是他肯为她放弃一些东西,那她纵然为他吃尽了千辛万苦,受尽种种折磨,她都不会皱一皱眉头。

  兰贵妃看着他们两人,什么都没说,她又转过头,凝视着窗外的秋色。过了好一会儿,兰贵妃才轻轻地,一字字缓缓说:“听说皇上一大早就在找你们,你到哪里去了?”

  非但皇上在找他,还有他昨夜丢下的新婚燕尔的妻子,也在睿王府里等她。

  云瑾突然心头一凛,夺回了手。

  诩俨抬头:“母妃……儿臣有事……”

  兰贵妃轻轻笑了:“是为了青鸟么?”

  “是,”诩俨扬声道,“儿臣同青鸟两情相悦,求母妃成全。”

  “既已两情相悦,还要我成全什么?”兰贵妃仍是微笑,“难道是我要你撇下青鸟的么?”

  她轻轻吐字,呵气如兰,诩俨的面色却霎时变得十分难看,再望向云瑾时,声音已有些飘忽:“青鸟,我……”

  云瑾长长地叹息:“五哥,你不必如此。”手腕一缩,将手隐入了袖里。

  她已经渐渐平静了下来,似乎也已经明白他想要做什么了。

  她只是觉得很可笑。

  可诩俨并不这么觉得。他低声道:“青鸟,有母妃做主,你……你再耐心等一些时日,我们……我们早晚……能两全其美。”

  两全其美?

  是不是就如婉慧所言那般,“既要他们男子的显贵声名,又要我们的真情真意,是什么都贪着要的……”

  一点亏都吃不得。

  “睿王就是睿王,总是这样随心所欲,要做什么便做什么,”云瑾微微一笑,转过身去,淡声道,“可惜这世上,并没有这样的两全其美。”

  诩俨楞住了,他没料到云瑾会说这样断然拒绝的话。

  兰贵妃瞥了他一眼,轻声道:“你出去,我要同青鸟好好说说话。”
本章节尚未完结,共4页当前第1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------>>>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