片言字字寒(1/4)

推荐本书 加入书架 下一页

章节不对?章节无内容?换源看看: 晋江文学
  关至臻斜睨了她一眼,捋了捋胡子:“什么银针,这是桃夭九针。”他没再反驳,听这口气,竟似默认了云瑾的话。

  “桃夭九针?”云瑾捻了一只在手里,细细地看,“师父教我这个,是想让我学了治病救人么?”

  “善用桃夭九针,非得十数年的功力,你……”他眉毛一扬,神情甚是倨傲,“你如今才学,能认准穴道不出错,已是极好了。”

  云瑾不免有些泄气:“那师父何必要教我?”

  关至臻冷笑道:“难道就只能治病么?”他右手在针上那么不经意地一拂,手掌一翻,指间已经夹住了一根银针:“你在楚王府,那人是如何劫持你的?”

  云瑾回想那日,站到关至臻身后,学着蒙面人左手虚扣着他的喉咙。关至臻嘿嘿一笑,云瑾突觉手上一阵酸麻,一点力气也没有,左手便跌落了下来,转眼间他的另一手已经按在了她的肩井穴上。

  关至臻面有得色:“方才我特意刺偏了太渊穴半寸,你已经吃痛不住。那日你若插中那蒙面人太渊、肩井两个穴道,他不死也要去了半条命,哪里还有后面那么多事?”

  云瑾又惊又喜,还未回过神来,关至臻已经将这九根银针细细的包好,递到云瑾面前:“这桃夭九针,本是你……我故友所制,与一般治病银针很是不同。我如今给了你,你反其道而行之,先学制人自救,日后细学医理,再图治病。再则……你们肃王府里里外外居心叵测的人不少,若见着什么不对,便用它测毒,省得总来找老夫的麻烦。”

  他口中还是嫌弃云瑾,可句句话语都含着良苦用心,云瑾实在不知该如何言谢。关至臻瞧她神色激动,抬手冷冷一笑:“你别跟老夫来这一套,这桃夭九针难学易用,你若自己不下功夫,可别来找老夫诉苦。”

  云瑾早已摸清了他这口硬心软的脾气,笑着便答应了。他又坐了下来,跟云瑾一一讲解运针的手法,直到她知晓了大概,才有些满意:“这点时间也只能教你这么些,以后便要靠你自己多用功夫了。”

  云瑾听他话里的意思,竟然是不肯再来教她了,不由得着急:“师父,你不再来了么?”他捋了捋胡子,翻着白眼:“我是宫里的御医,能寻了个借口来见你,已是不错了。你们肃王府如今已在风口浪尖上,我要日日来,难免落人话柄。你已经粗通针法,自己慢慢研习。”

  云瑾心中却有些难受,拉着他,小声嘟囔:“若我学不会,可怎么办?”他双眼一瞪,叫道:“你爹爹一世英名,莫非要在他女儿手上毁掉了么?”

  云瑾闻言不禁轻笑出声,瞧着他,心中思索了片刻,终于定了心问他:“师父,你认识我爹爹,是不是?”

  关至臻哼声道:“你爹爹是哪个?我不认识。”

  “我爹爹叫云休,也会一些医术。他……在家中提过你……”

  “是么?”关至臻捋着胡子的手一停,身子侧向云瑾,神情竟有些急切,“他提我做什么?”

  “我听爹爹同娘亲说,天下名医虽多,当首推关至臻……”云瑾顿了一顿,又接着道,“娘亲问,同你比如何?爹爹说,当面我自然不肯认,但扪心自问,还是逊那老夫子一筹……”

  这两句话,直把关至臻听得眉飞色舞,眼看着便要笑出声来,突然间却又拉下了脸,冷哼道:“青竹蛇儿口,黄蜂尾后针……”

  云瑾不知他所指为何,楞道:“师父,你说谁?”

  关至臻挑眉仰头,傲然道:“老夫医术名扬天下,谁人不知谁人不晓?你爹爹自认输给我,那也是应当的,老夫哪有空识得他。”
本章节尚未完结,共4页当前第1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------>>>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