帆影识是谁(1/4)

推荐本书 加入书架 下一页

章节不对?章节无内容?换源看看: 晋江文学
  明月的光芒洒在路上,照着世间的聚散无常。

  云瑾似被明月牵引着,慢慢地向前走着。

  她不晓得自己要走到那里去,只晓得自己要离开这里,离开安靖城。唯一的路,便是走到南郊的渡头坐船。

  她也不晓得自己走了多久,只觉得渐渐的,气息都潮湿了起来,吹在脸上都是湿乎乎的,想来已经将近暮江。夜色愈深,天气愈冷,她本就身体虚弱,又开始禁不住地发抖。

  隐约瞧见前面似乎有一座庙宇。她记得南郊暮江边前面有座王母庙,或者可以暂时躲一躲寒。走到前面,才瞧见只是一座荒弃的破庙,破落不堪。可她身上已是又累又乏,有座破庙落脚,已经大出所望了。

  云瑾进了破庙。

  里面四面漏风,除了倒塌的神案,几尊泥菩萨的雕像,还有满地的稻草,连一丝烛火也无。

  云瑾抚著破败倾倒的泥菩萨,呆呆不语,可想起凝霜凝香,心中又自欣喜。

  相信今夜之后,她们两人一定能过上她们想要的生活。凝霜能够由得自己的心意,凝香可以学会纵马扬鞭。

  明明云瑾从来都不信神灵,还是朝着菩萨轻轻拜了拜。

  她只盼冥冥之中,无论是谁都好,能保佑凝霜与凝香两人,今夜能顺顺利利地出了睿王府,然后平平安安地到了广湖。

  但愿她们到了广湖,有章华清照看,便可以不受拘束,自由自在,事事称心如愿。

  不用事事皆为她牵绊。

  至于她自己,她早已无法想得太多了。

  云瑾打起精神,从地上抱来稻草,铺到神案的后面。破庙后堂窗户高,风吹不到下面。云瑾躺在稻草堆上,再将稻草盖在身上,倒也不甚寒冷。

  她实在太累,闭起了眼睛小寐。可这里毕竟是荒郊野外,她心中不得踏实,迷迷糊糊地,时睡时醒,不时睁开眼瞧一瞧四周。

  就在这将睡未睡之时,忽然听到前面似乎有细微的声响。云瑾心中一惊,猛然惊醒过来。她不晓得前面究竟来了什么,更不敢贸然发出声响,只能一动不动地,屏气凝神地细听,心中怦怦而跳。

  外面有细微的脚步声,若隐若现,又有稻草被搅动的声音。云瑾心中一片茫然,虽然不惧,却也晓得事情并不太妙,只是无法逃走。

  正想再细看一眼,便见到一个人影一晃,一把剑已架在云瑾的脖子上,另有一只手将云瑾从草堆里扯了出来。

  来人手里火折子一晃,火舌骤升,庙中大亮。

  云瑾定睛一看,面前正站了一个黑衣蒙面人,一手横了剑,一手拿着火折子。

  她不禁微微苦笑。

  蒙面人一言不发,只是晃了晃火折子,一看清了云瑾的面容,便要对她手起剑落。眼见这剑便要刺入胸口,惊惶之中,云瑾闭上了眼,大叫一声:“慢着!”

  剑锋的冷意,都已渗入肌肤,可这剑,居然停了下来。

  云瑾心中长吁一口气,口中轻声道:“你是什么人?为何要来杀我?”

  黑衣人冷笑一声,根本不屑答她。个中意思更不言而喻。她已是将死之人,何必要晓得那么多?

  云瑾将身子悄悄往一侧挪开数寸,避开了剑锋:“冤有头债有主,你总要让我死个明白。你为何要杀我?还是……”蒙面人却早已看穿了她的举动,不待赘言,提剑便刺。云瑾急叫道:“……还是宫里有人叫你来杀我?”

  那剑已经刺到云瑾胸前,又在离她衣衫三寸处,硬生生的凝招不下。

  云瑾心中冷笑,凝视着蒙面人,缓缓开口:“是皇上要我的命,是不是?”

  蒙面人沉默了一下,沉声道:“小人奉命行事,夫人将来泉下有知,莫要来寻小人索命便是……”他话音未落,云瑾已先一步转身,绕到了他身侧。

  她手中银针一翻,狠狠地刺入他右手的穴道。蒙面人大吼一声,手中长剑几乎落地。云瑾乘机便跑,那蒙面人硬挺了身子,一跃而起,伸出左手,擒住云瑾的衣领,将她揪了回来。
本章节尚未完结,共4页当前第1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------>>>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