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遣蓬莱使(1/3)

推荐本书 加入书架 下一页

章节不对?章节无内容?换源看看: 晋江文学
  三清观。

  “玉华……”

  黎玉华转过身,看见云瑾牵着黑马,站在不远处。她急忙迎上去:“你来了?”

  云瑾笑盈盈的,从怀里取出一封信,递给黎玉华:“黄头这两日忙,让我帮忙交给道长。”

  “好,”黎玉华看都不看,便接过来,“你等我一下。”

  她轻快地跑进观里,只稍稍一会儿,便跑了出来:“我给大哥了,他说明日便去王母庙。”说着拉起云瑾的手,朝着道观后面走去:“这两天你好忙,都没时间来找我,陪我说说话。”

  三清观的后面,是一片平阔的草地,临着渝江。

  两人再走两步,隐隐已能望见滚滚江水。宁西地接塞外,一贯风沙很大,唯有这渝江边上,长草如碧,鸟语花香,倒仿佛缙南一般。

  云瑾牵着马,跟着黎玉华慢慢地走。即便已是四月入夏,江边的风还是很寒冷,但冷归冷,这样的青草,这样的清晨,空气清新怡人,又有谁不喜欢呢?

  “要不是那个人每隔六日要送一次信,你这一次只怕还来不了吧?”黎玉华面向着云瑾,一步一步倒着走。

  云瑾跟着她,摇头笑:“你不晓得黄头那个儿子,阿鑫有多能哭……哎,总是缠着我……”她放开黑马,让它在草地上自由自在的嚼著青草,很好奇问道:“那人的信,为何要送到王母庙去?我听黄头说,那王母庙都废弃多时了,宁西的百姓都不去了。”

  “去是不去,可遇上事情,还是要递信祈福的。”黎玉华弯腰采了一朵小花,插在云瑾的鬓旁。

  “递信祈福?不必烧香么?”

  “不用,”黎玉华摇头,“那座王母庙,传说曾是西王母宴请周穆王之处,不许凡人涉足。所以从来祈福,都是将祈语写在书信上,托道士递进去的存着。来日若是得偿了心愿,便再请道士将书信取出来,烧了即可。”

  “灵验么?”云瑾却是第一次听说。

  “我大哥说,那里面里面还存了好多的信呢,”黎玉华笑着眨眨眼,“可也有许多信被拿出来烧了。灵不灵……就看西王母的心情了!”说着,和云瑾对视了一眼,一起莞尔而笑。

  “都是要每隔六日都要送一次么?”云瑾仍是有些不明白,“我瞧黄头总有那人的信。”

  “不是,是那人心细,”黎玉华拉着云瑾坐到草地上,“周流六虚,六乃圆满之数。”她想了想,又道:“再说他是朝廷重犯,哪有日日往外递信的道理。听说这还是特意去请了皇上的旨意,是皇上许了他每六日递一次信。”

  云瑾这才有些了然。她望着江面,叹气道:“他一定求西王母保佑他能早些得脱牢笼……”

  “才不是,”黎玉华转过身来,脸颊涨得红红的。云瑾被她吓了一跳,黎玉华大声道:“他是挂念他妻子,每一封信都是为他夫人求乞平安的。”

  “真的?”云瑾也有些动容。

  “黄头同我大哥说得。”黎玉华在她耳边悄悄地说道。

  “黄头怎么能晓得?”云瑾记得自己转交的那封信,封的十分严实,绝无被人偷看的迹象。而且黄衙头外粗内细,绝不是那种窥探私隐的人。

  “你忘了,他是重犯,”黎玉华撞了撞云瑾的肩,“当初可是每一封信都要送去安靖给皇上过了目才行。不过现在皇上对他似乎也宽宥了些,黄头说过了年之后皇上已许他每日寅时出院一刻钟,也不再查他的信了……”
本章节尚未完结,共3页当前第1页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------>>>

章节目录